:::
* HOME > 文學地景 > 文學走讀
我的筆記本
加入此網頁到Facebook書簽
加入此網頁到Twitter書簽
加入此網頁到Plurk書簽
轉寄 列印
小 中 大
:::
橄仔樹
作    者
從來我們就以橄仔樹當作紀念碑
僥倖逃過屠殺後, 在新的故鄉
在淚光擰歪的風景中
祖先栽種下流亡的記憶

從來我們就把荒野當作孤寂的空房間
像個孩子哭喊著尋找殉難的媽媽
族人們讓恐懼挖下了聲帶
一口吞進了食道裡
我們的歌是焚燒過的稻禾
在稚幼的樹苗前悄然地飛上雲端

從來我們的童年都在橄仔樹下嬉戲
樹影濺溼孩子們的夢想, 灌溉出
高大俊拔的樹幹不斷貼近上蒼
風與綠葉密語著翻譯出的不是遺忘
是光合作用後的哀嚎 鮮血 淚水
讓時光寬容地收納入甜美的果實中

從來我們就以橄仔樹當作紀念碑
颱風也吹不走流浪的碑文
教白鴿在枝枒間朗誦且棲止出一叢叢美夢
教野百合在濃蔭下歡唱且綻開出
去而復返的幸福

□後記:橄仔樹,噶瑪蘭族人稱為Kasu,相傳是馬偕醫師到宜蘭傳教時,帶給噶瑪蘭人的一種西洋橄欖樹,為族人以聖樹珍視著,當噶瑪蘭族人避居南方時仍不忘,攜帶隨之南移至海岸或山邊,植於庭院間。
回頁頂按鍵回資料列表按鍵